我的母乳之路—只要夠堅持,沒有不可能

只要夠堅持 沒有不可能—我的母乳之路 by 阿熙媽
我是求助於毛醫師的母乳媽媽,透過毛醫師有耐心、愛心及專業的協助,讓我的母乳之路能走到現在逐漸往1年邁進,且仍持續哺乳中,很棒的毛醫師要開設專業的哺乳醫學部,我很開心,因為可以幫助更多的媽媽,毛醫師鼓勵我寫下我的哺乳經驗,希望可以與媽媽們分享,我很樂意藉由我的一點點小小的經驗,告訴媽媽們,沒有什麼不可能。

婚後,我罹患了乳癌,歷經乳房部分切除、放射線及抗賀爾蒙藥物治療後,生孩子這件事,變得遙不可及。

但是,上帝在我們學會了愛惜身體後,決定讓我們學習當父母,因此,罹癌後的第四年,我很順利的懷孕,產下一個健康的孩子。

我們的孩子,是在充滿期待與愛的環境下出生的,寶貝是個天使,但是帶給我的,卻是魔鬼般的考驗。

第一個大問題,就是母乳。

產前,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哺餵母乳,但工作忙碌讓我輕忽了事前得先做功課,總認為母奶不就是生產完會自然分泌,孩子抱來就餵了嗎?哪會有什麼問題。我絕對可以餵飽我的寶貝,即使我只有一個健康的乳房。

誰知道,事情可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美好。

產後泌乳很慢,孩子沒有喝飽,體重掉到範圍外,不得已只好先給了配方奶;孩子含乳不正確,乳頭破皮流血,痛得受不了,我的母乳之路,就在奶水、血水中,開始了。

新生兒一下子就哭鬧,長輩們認為孩子吃母奶根本不會飽,每次親餵之後,就馬上泡配方奶補充,更不准我用滴管餵食,強迫使用奶瓶。

不只如此,親友們的過度關心,提供對母奶無知的意見,都讓我遍體鱗傷。

「母奶那麼稀,不會飽啦,給他喝牛奶就好了。」

「母奶哪有甚麼營養,喝牛奶才營養,別人的小孩喝牛奶養得很好。」

「喝母奶也不一定比較不會生病,我看某某人的小孩,喝母奶也是常生病。」

「喝母奶太費力了啦,妳看他喝得滿頭大汗,去泡牛奶就好。」

「不要親餵,擠出來才知道喝多少。」

小孩哭了,明明媽媽我就在現場,硬是說要去泡牛奶,這樣才吃得飽。

小孩還無法睡過夜,就怪罪喝喝母奶不會飽,應該泡牛奶給他喝。

如果以為這些話,就可以影響我,作為一個媽媽,一個可以忍受乳腺阻塞發炎、撥筋通奶後乳房黑青、乳頭破皮仍堅持親餵的媽媽,當然不會輕易被這種話打倒而放棄,所以我堅持繼續哺乳,不理會旁人,沒想到,更傷人的話在後頭。

當你哺乳時,站在身旁冷冷的說:「哎呀,只有一顆奶怎麼餵得飽呢,妳看他餓成這樣。」

「妳看小孩頭歪了一邊,就是妳長期餵一邊造成的。」

「妳之前吃了那麼多治療癌症的藥,這樣餵母奶可以嗎?不會影響小孩嗎?妳要不要乾脆放棄,我們都喝牛奶,妳就餵牛奶就好了啦。」

「妳沒奶」、「一顆奶吃不飽」、「牛奶比母奶好」,這種話,天天盤旋耳邊,搞得我壓力很大,破皮流血的乳頭、硬痛的乳房、擠到手痛也不到5CC的母奶,加上孩子的哭聲搞得我心力交瘁,我常常淚流滿面,我開始相信我沒有奶,我餵不飽我的孩子,我陷入很深很深的自責當中,甚至覺得憂鬱症找上我了。

我憑著我的意志力,不服輸的個性,我撐過了人生中最難熬的兩個月。回到工作崗位後,雖然這些話語仍持續不斷,但我堅持擠奶,雖然奶量杯水車薪,追不上孩子已經被撐大的胃,但這是我對孩子的愛,還有我作為媽媽的堅持。

幾次的塞奶,讓我很不舒服,在同事的介紹下,我求助於毛醫師,打電話約診時,毛醫師得知我的情形,很貼心的讓我在隔天雖沒有母乳諮詢的門診時間,前往就醫。

毛醫師很細心、體貼,很讓人放心,我把所有的問題、壓力、眼淚、親友的言語,一股腦的全倒給了她,她很耐心的聆聽、很有同理心的與我站在一起,詢問級指導我的哺乳、擠奶情況,並且鼓勵我,給予我很多協助。

也因為向毛醫師求助,才知道我有很多錯誤觀念:

我認為孩子4小時喝一次奶才是飽,原來母奶寶寶得3小時餵一次,甚至更頻繁。

我每天擠兩次奶是不夠的,要增加奶量,得要兩小時擠一次。

媽媽在家就是親餵,不要瓶餵,才能持續泌乳,追奶才有機會。

塞奶不能硬推,要溫柔的對待乳房。

我的種種問題,在毛醫師那裡獲得了解答,她鼓勵我持續加油,學習在腦中開條高速公路,讓這些言語快速通過,建立我的信心。

即使情況這麼糟,但是餵孩子母乳的意念,從來沒有消失,從門診離開後,我堅定了我的信心,雖然聽到親友的話時,眼淚幾乎潰堤,信心也在崩解,但是,作為一個媽媽,一個曾經與癌症病魔對抗,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回的媽媽,絕對不會被這些言語打倒。

我更堅定的哺育母乳,我要證明:「即使只有一個乳房,我還是可以餵飽我的孩子。」

那天開始,只要孩子在我身邊,就沒有配方奶,孩子頻繁討奶也堅持親餵,上班偷空擠4次奶,增加奶量。雖然我相當疲累、覺得永遠睡不飽,即使親友的話語仍持續刺痛我的心,小孩拉肚子也怪罪我與母奶,但是,我不放棄。

孩子還是喝了一些配方奶,直到最近吃了副食品後,才勉強全母奶。雖然偶爾還是有親友的打擊,也有塞奶的痛,但是,每每看著孩子在懷中滿足的吸吮,對著我笑或沉沉的睡去,我不需要騰出一隻手拿奶瓶,而能輕輕的摸摸他的臉,所有的辛苦,都變得很甜蜜。

朋友說我是個偉大的媽媽。不,我只是作了為人母親,可以堅持的一件小事,現在我是快樂、有自信的母乳媽媽。

我的一點點經驗,分享給正在餵母乳、或想要餵母乳的媽媽們,人生沒有什麼不可能,因為我在幾個月後,從我歷經開刀、放射線治療的那一側乳房,擠出了幾滴母奶,讓我了解,生命會自己找出路,只要夠堅持。

Scroll to Top